上海祥耕科技发展有限公司--SHANGHAI SHARING TECHNOLOGIES CO., LTD.
[登陆] | [ 注册]
| 简体中文 | Version English

中/英标题: CAS No. :

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品新闻

中国心血管糖尿病新药研发企业新老接力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14-08-05 11:07

摘要 

中国心血管糖尿病新药研发企业新老接力

发布日期:2014-08-04 来源:理财周报 浏览次数:31
【新药汇www.xinyaohui.com讯】 2013年及2014年上半年以来,心血管疾病的1.1类新药共有7项,与II型糖尿病治疗相关的药品共有10项。有意思的是,申报该两类药品的公司并不是想象中的制药巨头,但却又与一些大型的药企或资本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全民抗肿瘤时代,激活了所有与肿瘤相关的生物制药企业。但追随其后的另两类疾病,在国内已超过1.1亿病患——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

这两者互为因果,又具有很强的家族遗传性。因此,在1.1类新药的统计数据中显示,与这两类疾病相关的药品是继肿瘤药品之后,另一个厮杀的领地。

本次产业与资本将试图找寻藏在海平面以下的那座冰山。

华领医药——首创的战车

两年前,默默无闻的华领医药,在上海张江高科园区启动了一个重要的项目——与罗氏制药、罗氏中国研发中心、药明康德、上海瑞金医院共同成立了糖尿病创新药物项目。

2013年8月15日,华领医药的1.1类抗II型糖尿病创新药HMS5552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临床批件,并于9月2日通过临床研究机构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伦理委员会的批准,正式启动临床I期研究。

事实上,低调的华领医药并非是名不见经传的创业型药企,它的背后是来自罗氏的支撑。华领医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是由原罗氏中国研发中心首席科学官陈力博士创立的创新型医药公司。还包括5个上市新药发明人:Jack Baldwin博士;药明康德创始人、总裁和首席执行官李革博士;富达亚洲风险投资执行董事Daniel Auerbach;美国ARCH风险投资公司执行董事Robert Nelsen等。

此外,华领医药也受到了资本方的青睐。通和资本创始人陈连勇曾带领团队对华领医药注入过资本。巧合的是,陈连勇和陈力都是国家“千人计划”评选专家。

一位长期投资医药领域的PE人士向记者介绍,“通和资本的投资人是元禾母基金,有人民币和美元两个基金,目前总规模加起来是2亿美金。关注于生命科学领域,以创新、药物研发、医疗器械为主。除华领医药之外,通和资本还投资过中信医药、凯赛生物、海利生物等生物医药企业。”

视线转回华领医药,此次进入临床试验的HMS5552是新一代葡萄糖激酶激活剂,具有独特新颖的作用机制,希望通过增强胰腺中葡萄糖刺激的胰岛素释放和抑制肝脏内源性葡萄糖生成的双重机制达到调节血糖的作用,控制糖尿病患者全天的血糖变化。

除该药品外,华领医药还投资了3个全球首发创新药。从首仿药到首创药的突破,是华领整个团队的目标和野心。

重庆复创——复星的影子

用于II型糖尿病治疗的另一种新药DPP-4抑制剂,是众多企业争夺的项目。

理财周报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严格意义上说,该类药物不能算是真正的1.1类新药。

国内最早申报的是在2009年,当时恒瑞推出瑞格列汀。苏豪森按3+6(原料药为3类,制剂为6类)申报维格列汀,南京华威医药曾按3+3申报过维格列汀/二甲双胍复方。

2013年,共有3家药企申报了DPP-4抑制剂1.1类新药,分别是山东轩竹的依格列汀、山东绿叶的艾格列汀、重庆复创的复格列汀。尽管如此,国内厂家对DPP-4抑制剂的热衷不减反增。

其中,重庆复创来头不小。

其实重庆复创医药研究有限公司是上海复星医药(集团)联合海外科学家团队于2009年成立的小分子创新药物研究开发中心。

2013年10月底的公告称,复星医药同意控股孙公司重庆复创医药拟向“SELLAS”转让重庆复创及其全资子公司所拥有的对Fotagliptin Benzoate(苯甲酸复格列汀)及Pan-HER Inhibitors(Pan-HER受体抑制剂)在全球(中国除外)范围内的相关知识产权及开发、商业化、销售和分销、再许可、对外许可和其他适用的权利、所有权和利益,转让价格为38,800万欧元。受此消息影响,当时复星医药的股价一举涨停。

但事情到了今年7月初又有了新动向。复星医药6月30日晚间公告称,受让方SELLAS累计应支付的转让款800万欧元,但累计实际支付才150万欧元。重庆复创决定终止《转让协议》。当时,这笔款项并不是一次性付清的,是根据研发的进度来实施付款。此前,一直期待通过药品研发后期带来的溢价,为复星带来更多的收益。这一梦想恐怕已经破灭。

“其实,这起转让案一开始就被外界纷纷质疑,由于这家SELLAS公司注册资本仅130万元人民币,主要从事临床研究CRO、诊断试剂销售、医疗器械等。当初复星之举之所以获得赞扬声,主要是站在重庆复创的创新能力出发,改变了从国外引进药品的局面。但未支付的款项却是复星需要收拾的残局。”一位医药基金经理向理财周报记者分析。

不过,重庆复创依旧是复星制药的重要筹码。

重庆复创的股东中,重庆医工院、上海复星新药研究有限公司、上海万邦等复星系企业占股70%,剩下的30%由科学家团队持有。值得一提的是,这个科学家团队中大都具有海外留学背景,归国前,大都有不同年限的药物研发经历。而复星的资本总是对创新很感兴趣。复星的扩张之路是一条非常典型的资本扩张之路。目前已经形成了医药流通业务、制药业务、医疗服务业务、医疗器械与诊断四大板块。

山东轩竹——四环医药

同样申报DPP-4抑制剂的还有山东轩竹,不过它还其他申请项目,其中包括治疗高血压的钙通道阻滞剂——泰乐地平。当然,山东轩竹的背后同样有着实力雄厚的母公司支撑。

两年前,四环医药通过其间接附属公司海南四环,收购由黄振华及蔡军分别持有的山东轩竹医药17%及23%股权,总代价为7720万元人民币。

另外,四环医药又通过全资附属公司耀忠国际收购山东亨利的最终控股公司30%股权,代价为750万美元。重组完成后,山东轩竹医药将成为四环医药全资附属公司。

由于四环医药向来在心脑血管药品上的研发投入,并购完成之后,山东轩竹继续在心血管类药品上发力。

目前两项新药,均由山东轩竹申报临床,而四环医药则向海外拓展。

2012年,四环医药与瑞典交易所上市的全球领先的线粒体技术医药开发公司NeuroVive Pharmaceutical AB订立合作协议,共同开发分别用于治疗心脏再灌注损伤及颅脑损伤的两种创新药品。